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饰品女王”跌落神坛:法院悬赏5000万追债 *ST新光退市边缘挣扎

“饰品女王”跌落神坛,被法院悬赏5000万追债!网友:发财机会来了!(内有福利)

逢年过节,民间都有清帐的习俗。

曾经风光无限的前金华首富虞云新、周晓光夫妇,如今因为债务缠身,在年关之际被债权人追债。而且,为了这次清账,当地法院还发布了悬赏通知。

事因5亿元民间借贷

近日,金华法院的一纸通告,再次引起外界的关注。执行案号及标的:(2020)浙07执59号案,执行标的为5.08亿元及利息。

根据金华法院发布的《关于提供虞云新、周晓光等4人有关情况的执行悬赏公告》,金华法院在执行徐境阳与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虞江明 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因被执行人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 虞江明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切实保护债权人 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之规定,现决定采取公开悬赏举报,公告如下:

被执行人:虞云新,男,1962年8月28日出生,汉族, 住浙江省东阳市江北街道茗田社区荣跃东埠头,身份证号码330724196208280535。

被执行人:周晓光,女,1962年11月6日出生,汉族, 住浙江省义乌市江东街道新光南路3号,身份证号码330724196211060541。 

被执行人:虞江波,男,1985年7月1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东阳市江北街道茗田社区荣跃东埠头,身份证号码330782198507180211。 

被执行人:虞江明,男,1992年1月10日出生,汉族, 住浙江省东阳市江北街道茗田社区荣跃东埠头,身份证号码33078219920110021X。

悬赏条件:

1、提供被执行人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 虞江明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2、提供被执行人虞江波、虞 江明违反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规定的线索。 

悬赏金:

1、提供真实有效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除法院实际查实的除外),赏金金额为申请执行人实际执行到位分配所得款项的10%;

2、提供被执行人虞江波、虞江明有违反法院限制高消费行为,并经本院查实的,每次予以奖励人民币 1000元。

被执行人虞云新与周晓光为夫妻关系,系新光控股集团大股东,*ST新光(002147)实际控制人,被执行人虞江波和虞江明,与虞云新系父子关系。换而言之,在这次5亿元的民间借贷案件中,上述一家人均受牵连。

面对金华中院在官微上发布的这纸悬赏通知,网友们纷纷跟帖,有人唏嘘、有人献计献策,更有人调侃这是发财的机会。

从“鸡毛飞上天”到“鸡毛一地”

虞云新和周晓光夫妇,曾被视为浙商创业的杰出代表。

广为传颂的故事是,两人20元家当起家,靠着在义乌市“练摊”,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以两人名字命名的“新光饰品”,也成为饰品行业的标杆,周晓光也赢得了“饰品女王”的称号。随后,新光控股集团多元化发展,先后涉足房地产、建材、金融、矿产等诸多领域。 

伴随着商业上取得的巨大成功,一系列荣誉也纷至沓来。比如,2004年中国十大经济女性年度人物、2005年十大风云浙商之一、2007年全国十佳巾帼建功标兵、浙江改革开放30年功勋企业家、2010年卓越华商民企新锐、2010年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2011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国际女性创新奖……

到2016年,周晓光夫妇以300亿财富在胡润百富榜排名53位,2018年,周晓光更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拿下第26名,成了无可争议的浙江女首富。周晓光也因此被视为是火遍大江南北的年代剧《鸡毛飞上天》女主“骆玉珠”原型。

殊不知,在周晓光夫妇的人生巅峰背后,悲剧正在上演。

2018年9月,随着一笔17元债券兑付违约的出现,新光集团财务告急被曝光。这纸违约通知,就像触发了多米诺骨牌,周晓光随后资产受限、股权质押和冻结等问题接连出现。根据金融机构统计,新光集团的总债务已经高达340亿。

2019年4月,根据新光集团公告称,新光控股和3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破产重整,由于新光控股以及旗下3家子公司都具有运营的条件和能力,法院因此受理了其破产重整的申请。不过,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也没传出接盘侠,上述案件仍在进行中。

未履行总金额38亿元

天眼查显示,因企业借款、债券、民间借贷、质押式证券回购等事项,新光控股集团及其关联方,屡屡被相关方起诉。目前,涉及新光控股集团及其关联方的终本案件,执行标的总金额为39.01亿元,其中未履行总金额高达38.14亿元,未履行比例高达97.8%。

从上述终本案件的执行情况来看,此次案件的执行标的为5.08亿元及利息,若能够提供真实有效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理论上的赏金将高达5000万元。

不过,从新光集团及其关联人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拿到这笔法院的赏金,几乎没有可能性。

在新光控股集团及关联方的终本案件中,就涉及的多起民间借贷纠纷。天眼查显示,2019年9月-2021年1月,应民间借贷纠纷问题,新光控股集团及关联方,先后遭自然人方文校、周文辉等起诉。

譬如,周文辉与被告浙江新光饰品股份有限公司、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虞江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浙07民初107号民事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不过,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2月公开的裁定书,因被告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虞江明未按调解书上约定的期限履行还款义务,周文辉向金华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法院于2020年1月15日依法立案执行,执行标的为本金2亿元及利息4878.67万元、律师费、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等。

立案执行后,金华中院于2020年1月15日向各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要求被执行人自通知书送达之日起立即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报告财产情况,但各被执行人未履行且未如实申报财产。

执行中,金华中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和实地调查,查明被执行人周晓光、虞云新、虞江波、虞江明无车辆及有价证券,名下银行存款账号均已经被本院(或他院)另案冻结、扣划。四位被执行人名下位于义乌、东阳、上海、杭州、哈尔滨、广州等地房地产均被另案首先查封,或者处置。另外,被执行人虞云新持有的*ST新光126026655股股权均已经被本院另案多次查封。对此,申请执行人已经递交参与分配申请书。

鉴于被执行人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虞江明拒不履行又未如实报告财产,金华中院对被执行人虞江波、虞江明采取了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高消费的执行措施,对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虞江明各罚款1万元。

退市边缘的挣扎

虽说手中资产悉数被冻结,但是表面上,新光控股集团仍是*ST新光大股东,虞云新和周晓光夫妇,仍是实控人。

-2.12亿元、-50.8亿元,这是*ST新光2018、2019年交出的成绩单。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又亏损10.12亿元。根据公司2020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亏损29亿元到31亿元。

与之相应的是,*ST新光的股价一路下跌,市值也从借壳之初的近300亿元,跌至目前的约20亿元,跌幅高达95%。

2021年1月7日至15日,*ST新光已经连续7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若该情况持续20日,将面临退市!

不过就在这时,*ST新光发布了增持计划。1月15日,董事长虞江威通知公司拟增持公司股份,当公司股价低于1.08元时,拟增持公司股份数量不少于1000万股,不超过2000万股。增持的原因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及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

据悉,周晓光和虞云新,分别为虞江威的姨妈和伯父,此次虞江威增持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900万元,拟向亲戚朋友或金融机构借款1100万元。

不过,上述增持计划遭到深交所质疑,深交所认为*ST新光应于1月31日前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虞江威在公司业绩预告披露前无法实施任何增持行为。因此,要求公司说明上述人员增持你公司股份是否存在拉抬股价以规避退市的主观动机。

截至目前,新光控股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15.48亿元、违规担保余额合计27.03 亿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饰品女王”跌落神坛:法院悬赏5000万追债 *ST新光退市边缘挣扎